德云女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云女孩

德云女孩

德云女孩的捧角儿日常:我们都是自己掏钱来说相声的!

2020-04-12 德云女孩 2
前不久,腾讯视频也公布了和德云社合作的综艺节目《德云供笑社》即将开播,四百多号人的亚洲第一大男团终于要迎来首次团综了。如今人气能够和德云男团媲美的,估计也就只有捧角儿

前不久,腾讯视频也公布了和德云社合作的综艺节目《德云供笑社》即将开播,四百多号人的亚洲第一大男团终于要迎来首次团综了。

如今人气能够和德云男团媲美的,估计也就只有捧角儿的德云女孩们了。

基础技能:德云女孩啥包袱都能接

德云女孩经常开玩笑:别人都是花钱去听相声,但我们都是自带包袱,花钱去说相声的。

这话其实想表达的是德云社的相声演出氛围轻松愉悦,观众们在看的时候可以很开心地互动。就比如“退票”这个老梗,台上的精彩回击就有好几幕。

郭德纲老师直接说:“不退票是我们的宗旨”

少班主郭麒麟回怼:“谁说的?我们家从来不退票!”

张云雷:“舍得吗?” 德云女孩:“不舍得~” 张云雷 :“不舍得还喊什么!” 杨九郎一旁应和:“别喊,知道吗?下回退票直接就去!”

岳云鹏回复的是:“退票口在阿富汗。”

孟鹤堂:“退去吧,反正不是我们家买卖!”

知道为什么德云女孩们为什么总能接包袱了吧,还不是台上那群老少爷们给惯的。

站姐再来和大家分享台上台下神回复的几个名场面。

岳云鹏和孙越演出中,

小岳岳:“我上身穿着一个塑料的西装,我下半身穿着一个一分裤。”

孙越:“什么叫一分裤?”

还没等小岳岳开口,德云女孩就开始抢答:“皮带!”

不过也因为这个小插曲,岳岳之后根据观众的回复把这个梗重新修改了。

张云雷和杨九郎有一场演出话筒支架有些故障。

在杨九郎和粉丝互动时说:“谁要上来啊?”

观众在台下纷纷应和:“我!”

杨九郎:“你们上来我干嘛去啊?”

观众:“修话筒!”

当时也是怼得杨九郎佯装气得要离场,

现挂可不是演员的专属,德云女孩们也都会灵活运用的。

张九龄原本是要讲个鬼故事:“那个女鬼先说...”

话音未落,就有德云女孩说了句:“来了~老弟~”

九龄也是绷不住了当场被逗笑了,台下也都是哄堂大笑。

演出现场更别提多大家对“大爷”、“妈妈”、“爸爸”这些称呼的自动接茬,同样德云女孩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是在一场接一场的演出中磨炼得更加熟练。

进阶技能:德云女孩自备道具而来

在张鹤伦生日返场时,说了句口头禅:“我的枪呢?”谁知道下面的德云女孩冷不丁地就递来了玩具枪和泡泡枪,当时台上的小白和郎鹤焱也是被吓得两脸懵。

如果送玩具枪是有备而来,那德云女孩多了一张票送给秦霄贤可以算是临场发挥了。不过秦霄贤也是很机智,转身就和搭档的孙九香得意地说了句:“你可以说单口了,我有票了~”

除了这些,在演出现场还能看到大饼、蜡烛等一系列你意向不到的东西。站姐怀疑大家去看演出的时候,是不是都拉了行李箱呀。

终极技能:德云女孩啥都能唱

德云女孩作为德云社最大编外伴唱团,几乎就没有她们唱不起来的曲儿。

《五环之歌》 作为德云社初代洗脑神曲,岳云鹏在演唱的时候小脑袋转来转去的样子也是特别可爱,同样也是因为这首歌,小岳岳开始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18年纲丝节时,师父郭德纲临时给张云雷“查作业”,在唱到《乾坤带》中“我的老皇父”这句时,郭先生当时就一拍不差地接上了一句“唉!”。本来很严肃唱着歌的二爷也是忍俊不禁。打这以后大家都被带坏了,逢这句歌词,必有这声“唉!”

《妹妹若是来看我》这是首每次唱都会开心的曲子,尤其是张鹤伦那句“妹妹若是来看我,不要来那德云社...”

《探清水河》应该是目前最出圈的曲子了,也正是因为张云雷演唱了这首曲子,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愿意去了解接触传统曲艺。

那年底的封箱演出,德云女孩们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文章评论